狠狠撸三级影院

        • 银河咏叹曲宿命之占星师第22章(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极北安塔利亚之城人类的苦行僧生活大相径庭。族母碧妮斯率领着他们投奔了混沌之神,把他们忠诚的信仰交给依协丽丝,然而暗精灵的个性,是劣根性也好,种族特征也罢,却没有丝毫变动。

          重建的混沌神殿的祭司们严词勒令人类不得与黑精灵进行过多的接触,并三番两次对异乡人的领碧妮斯提出警告,但那显然是徒劳的。黑精灵的生活作风就如病毒般附上了安塔利亚的身体,受到性的快感引诱的人类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情况一不可收拾。试想谁能抵挡一个熟练,新鲜,外貌完美且花样层出不穷的床伴的诱惑?

          “人类祭司把族母骗到神殿去,她去了便再没有出来”伊得蒙道。

          “所以你们就收拢了自己的活动区域?”格鲁问。

          伊得蒙点头,说“我们正在踌躇,并计划进行一些事情,后来……”

          “后来母神回到安塔利亚之城”修接口道。

          伊得蒙与几名暗之精灵诧异地望向修,半响后道“是的,原来族母带着我们迁徙过来时,西路非没有在这里”

          依协丽丝从南方尼兰回来后,不知传达了怎样的命令,当即人类祭司召集起她的信徒,举办了一场隆重的祭礼,过了不久,一名灰色长的中年男人来到极昼之城。带来南方的消息。

          “灰色长?”修与格鲁几乎同时疑惑地问道。

          “是的”精灵们回答。

          “他腰上佩着一把弯刀,和我们的武器很像”

          “脸也英俊,身材也很好,约摸三十来岁的样子”

          这疑惑更甚,梅迪西斯比龙的度还要快,眨眼间便来到了安塔利亚?据伊得蒙转述,他接替了某名混沌神殿大祭司的位置,并率领着全安塔利亚的人,出了城。

          人类启程,浩浩荡荡地朝南方迁徙而去。

          自始至终,西路非都没有正眼再瞧过黑暗精灵,他们受到了极大的屈辱,只得躲藏于城市内,所有的人都走了,跨越荒原,朝着某个不确定的目的地前进,他们身处茫然,被孤立,以及没有领的境地,只得终日无所事事地游荡于这座废墟里。

          “梅迪西斯把人都带走了要做什么?”格鲁不禁问道。“你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么?”

          伊得蒙回答:“花海平原,有族人听到了祭司们的对话”

          “她需要信仰”低沉温柔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修与格鲁蓦然转头,接着为伊得蒙介绍。

          “这位是康坦斯丁大哥,白龙”

          伊得蒙不得不礼貌地朝白夜点头,龙族是力量与威能的象征,除了主神级的侍神者,它们凌驾于所有物种之上,正逆两大世界的一切生物都必须朝它臣服。

          “信仰?”修问。

          白夜缓缓道“就像战斗时驱赶着粮草,牲畜,供她汲取信仰之力”

          “我们得快一点了”修担忧地说道。

          他与伊得蒙,格鲁并肩站在白龙岭的入口处,风雪在夏季消散后,裸露的黑色质火山岩更显得孤廖凄清,那坚硬的石块却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矿物,暗精灵族最后的遗裔开始在谷口汇集,带着他们所剩无几的粮食。

          人类什么也没有留给他们,黑暗的森林住民从隆奇努斯山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却面临全族饿死的境地,所幸格鲁回来了,现在没有人再驱逐他,他是他们的唯一希望。

          尼兰城。

          雷电劈翻了冲城的步兵与敢死队,他们如同秋收的麦子般大片大片地倒下,在漆黑与焦臭的地面上痉挛,挣扎。四系元素彼此互相碰撞,冲向不停被推向尼兰城的攻城车。

          一声令下,圣焰后阵的投石机把无数装满火油,沥青的瓦罐甩向天空,星星点点的燃烧弹在黄昏里拖着乌烟与火光下雨般落向城内,宫廷魔法师们彼此站于一处,大声吟诵咒文,天地元气在双方的争夺下被快抽空。

          冲城的骑士们口干舌燥,在这广阔的城前平原上行动迟缓,那是元素之力被交战双方魔法系人员夺走的自然现象。

          “防御罩不行了!”雷蒙狠地大喊“因罗斯!组织弓箭手到城墙前来推梯!”

          经过足足六小时的消耗,尼兰的魔法师们已疲惫不堪,远距离的魔法狙击直是占尽了上风,至今圣焰军团仍未能靠近城墙一步。菲里德视人命如草芥般不停地往上填兵,集结待命的方阵一个接一个被派出去,传令官每挥下一次战旗,便有近千人浑不畏死地冲向坚不可摧的尼兰城。

          然而他的主力队伍——三万皇家骑士团仍无损伤,雷蒙咬牙苦定,背后学徒们一波接一波的高级魔法已逐渐接不上趟,出现了明显的空白期,即使只有短短几秒,他们心下清楚,一旦被步兵抢到城头,尼兰的防线便会全面失守,撤退不及的魔法师们将会遭到大tusha。

          魔法防御罩剧烈地闪动,在最后一道呼啸的泥石洪流前化为碎片,火油罐铺天盖地的飞进城内,继而水的柔和白粼如一张温柔的大手,接住了他们。

          “该死的,我不是说水系魔法不能浪费在防守上的么!”雷蒙愤怒地朝城内大喊,他仍未来得及指挥下一波防御,湛青色的水波已瞬间倒灌,迎着投石机朝城内甩出的又一轮炮弹,朝圣焰军卷去。

          面前的景象朦胧,水声淙淙,雷蒙的眼前一花,一个灰黑色的身影借着魔法掩护无声无息地从他眼前溜过,一个,又一个,更多的黑衣刺客默契地滑下城墙,消遁于傍晚的最后一丝暮色里。

          奇克率领了三百刺客贴着地面掩去,于水波中避开了再次冲上前来的步兵敢死队,穿过高耸的登城云梯时,便是手起匕落的一挥,云梯底下血花四溅,顿时无数断木,捆绳朝后倒去,被海啸般的流水冲走。

          刺客并没有手刃过多的人,他们的目标坚定——战场后阵中央的将台。不到一分钟时间,圣焰已现了这群机动队的存在,骑士们大声呐喊,排列生了明显的变化,瞬间让出一块空地,火把尽数燃起,精灵弓箭手们纷纷被调到菲里德的将领台周围,聚成一个圈。

          在兵种互克中,魔法师是骑士的天敌,却躲不过刺客来无影去无踪的暗杀;刺客则受到弓箭手们的压制,潜行,隐身在双耳灵敏,视线广阔的弓箭手面前与废技无异。

          “糟了!快叫他们回来!”雷蒙看到远方高台上树雨的日轮之杖把鲜红的云层聚为一股时,下意识地涌起不祥的预感。他朝因罗斯大声喊道,后者忙从怀内取出魔法火箭射向天空。

          然而已太晚了,树雨手中的长魔法杖指向西天,残阳如血爆出无止境蔓延于战场上的红光,继而“嗡”的一声,大地震颤,于将台为中心一圈冲击波成型,避开了圣焰的将士,天摇地动,震得无数刺客口鼻溢血,朝外横飞出去。

          奇克已放倒了第四名弓箭手,水波的荡漾有若实体,令他难以站稳,掏出匕单手挥去,正要把将台底下的支柱砍断时,周遭弓箭手终于现了这个男人的存在,齐齐用箭指向站在空旷地面上的刺客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