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乱鸦揉碎夕阳天 第2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郑允浩的手像给猫咪挠痒一般一直贴放在在中脖子下方,透过薄薄的皮肤,可以感受到那在中细小的喉结,在快速的上下律动,口腔的肌肉在剧烈的收缩扩张。再也忍受不住金在中那副任人宰割的表情,郑允浩加大力度在紧致的口腔中狠狠冲撞起来。几次深喉将两个沉甸甸的囊袋都打到了在中下巴上,惹得在中生生咽下干呕的痛苦。

          “……呜啊……哼唔……”

          在中发出嘤嘤的哭声,而脸色因窒息感染上更艳的红色。即便这样,他也尽力配合着允浩的速度裹紧了口腔,内壁的每个角度都被火热的肉棒刺激摩擦到,然后舌窝再遭到一阵阵猛烈袭击。在中单薄的唇瓣,能清晰描绘出嘴中茎身上突起的经脉纹路。下颚僵硬而酸痛,金在中难受地更高仰起头,身子在不断颤抖。

          也正是这时,由于在中放松了口腔控制,郑允浩的□时不时被他细小的齿尖划过,传来微微的刺痛感,这种别样的刺激令郑允浩舒爽得浅浅呻吟出声。再在那一片湿滑的柔软中磨了几十来下后,双球一阵收缩,精液毫无预兆地喷射出来。郑允浩紧紧桎梏着在中下巴,没让他逃离,于是乳白的液体一滴不落地打进了在中喉咙深处,有些甚至直接就滑进了食道。

          金在中眼角再次分泌出生理泪水,俯到地上激烈地一阵猛咳,气管火辣辣地疼,连轻微的呼吸都仿佛是玻璃片划过。

          郑允浩听到地上人的声音越来越小,身子也越趴越低,后来居然沉沉地没声了。他锁着眉头将软绵绵的人儿捞了起来,发现在中竟脸色惨白地昏厥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以前的恩怨快结吧喂qaq

          ☆、第八章

          金俊秀心不在焉地拿茶匙拨弄着碗里的茶叶,手边的茶水咕咕地烧着,开了又开。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义父警告要跟朴有天保持距离了,但与义父发生这么严肃地争吵还是头一次。

          金俊秀心知这次朴有天的事不过是一根导火线而已。藤原盛对金俊秀的态度,一直都是俊秀心里的一根刺,像是贝肉里的沙粒,吐不出也融不掉。

          俊秀对于母亲的记忆,总停留在一个病怏怏而恭顺的东方女子身上。那是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女人,却常年拖着被疾病折磨得不成样子的残破身子。俊秀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记得藤原盛称呼过她‘松月’,但这恐怕并不是个真实的名字。俊秀隐约觉得那个女子的确配得上‘松月’这般称呼,仿佛满院的松月樱一样,有着笼络一切的淡淡气息。但俊秀自己却从未开口叫过那个女人一声,无论是‘母亲’,还是‘松月’。

          和别的孩子不同,金俊秀学会的第一个称呼是‘义父’,并且更甚的是,‘母亲’和‘父亲’这两个名词在他的生命中毫无意义。在别的孩子向母亲撒娇时,俊秀早已学会心无旁骛,专心挥舞手中的木剑,以期许义父一个赞许的点头。这份期许在义父那还有些许实现的可能,而在‘松月’那,除了礼貌的卑恭,就别无其他了。

          俊秀小时候,曾理所当然地以为,这份距离是真正母子间应该相处的方式,直到目睹厨娘怎样揪着自个儿调皮捣蛋孩子的耳朵,或者将孩子提拎起来打屁股,才意识到自己与‘松月’的关系,是特别的。此后,俊秀不止一次怀疑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母亲,但藤原盛给的答案都很是肯定。

          于是,无法得到的感情化作点点恨意,对‘松月’的那份刻意的疏离与嫌恶渐渐在六岁的俊秀心中燃起,想将这个女人病态的样子完完全全推离开自己的世界。只是没有多久,这个女人就真是彻底地离开了。

          她病得像一个空壳,最终化成了细细的灰末,在一个普通的清晨,被洒入樱树的土壤中。

          尘归尘,土归土。‘松月’的离去,如水过无痕一般。

          俊秀依然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标杆一样的义父身上,却好像怎么追逐都赶不上,怎么努力都无法让其满意。金俊秀有时在某个方面执着得可怕,比如这些年来,对义父认可态度的寻求,仔细想想,恐怕这就是他的全部。

          与朴有天相处,是俊秀始料不及的事。这个人的随性多少淡化了一些俊秀的执着,仿佛是一股把他从画地为牢的圈子里拉出来的力量,但这却令藤原盛不满了。如以前多次一样,藤原盛表达最多的是对金俊秀的失望。

          记得朴有天曾跟自己说过,有时候看待事情得像灵魂出窍一样,才能看清自身到底处在什么位置。如此一来,金俊秀越发觉得,这么些年,藤原盛都在按照某种标准塑造自己,可这个标准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金俊秀的作息向来很一致,像现在这样过了零点还没睡着是很少有的。揉了揉疲惫的双眼,俊秀刚想起身将障子门给拉上,就看到两个黑黑的人影正穿过对面的横廊,看方向是朝藤原盛房间去的。

          俊秀心生疑惑,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两个模糊的人影到尽头消失不见。其中一个,俊秀若没看错,应该是义父本人,而另一个,看身形也似乎是个男人。俊秀只当是义父连夜要谈什么生意,毕竟他也知道,藤原盛的背景关系有些复杂。

          藤原盛身后的男人一进门,不等藤原盛坐下,便开口问道:“那个警察的事是不是你叫人做的?”

          藤原盛并未回答他,甚至没有抬头看那个慌乱的男人一眼,反而打开灯,自顾盘腿坐下,呷了一口茶。

          这下无疑是默认。气急败坏的男人粗粗喘了口气,一把将压得低低的帽子脱下,甩在手里死死捏着。白炽的灯光将他的面容照得明朗,分明是郑适启。

          “你知不知道这事情闹大了!你以为靠山口组的关系遮得住么?”郑适启狠狠往地上一坐,然后几乎是咬着牙齿吐出接下来的话。“那个案子被翻出来了!”

          气定神闲的藤原盛这才抬眼,将手中的紫砂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搁。

          “被翻出来了又如何?我要是动手再晚一点,那高焕可就要查到遗嘱的事了。”

          “哼……是,你倒不急,旧案重翻反正有我先顶着。不过你可别忘了,咱们是一条船上的蚱蜢,怎么也落不着你好处。”

          “呵呵……郑适启啊,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小了?当初,为了那笔钱下的狠心跑哪里去了?”

          “当初要不是你怂恿我……”

          “我怂恿你?”藤原盛冷笑着打断他。“双手沾满血的人可不是我!”

          郑适启低垂着的头颅一颤,搁在桌上的拳头捏得发白。他太过沉浸于自身慌乱的情绪之中,所以并没有看见藤原盛在说那话时,望着他的眼神过于阴鸷了。

          “这些陈年往事我们先别提了。”郑适启定了定心神。“你说……遗嘱的事情,到底怎么办吧。”

          “既然我们辛苦找了这么些年,都没有成果。这次将警察卷了进来,是个契机也说不定。”沉吟了一会儿,藤原盛这般说道。

          “契机?”

          “如果没记错,郑允浩就快满28岁了吧。”

          藤原盛话锋一转,郑适启就深深锁起了眉头。这话若是在旁人听来必是一番云雾里,但只有两人明白,郑允浩28岁的期限包含了怎样的警钟意味。

          不到十个月,时间不多了。

          “以前总想着还有时间,先将贡院的地位把稳再说。没想到二十几年一晃就过去了。她到底,能把东西藏哪……”郑适启的声音越说越低,到最后几乎是在喃喃自问。

          “哼,聪明的女人。二十几年来,好像还一直与我们周旋一般。”藤原盛说这话时嘴角挑起了不明的浅笑之意,但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他随后望向郑适启,两人神色都颇有几分复杂。

          “少说这种神神鬼鬼的话了!”郑适启抿了抿唇,突然大声这么一吼,像是要把突如其来的压抑气氛划破一般。“她……她除了留下那落灰的房间,哪还有留下什么?最后一撮骨灰末子我都丢了海里喂鱼!”

          “还留下那把找不到的钥匙,和足以致我们于死地的遗嘱。”藤原盛苦笑,却见郑适启狠狠瞪了自己一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