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乱鸦揉碎夕阳天 第4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要是心思在于钥匙上,必定不会放过金在中可能偷梁换柱的任何机会,怎么会轻易放走孩子等一干人?换言之,藤原盛从一开始,目的就不在钥匙,而是金在中。

          朴有天一愣,开始明白郑允浩慌乱的源头在哪。

          “本来就没剩多少时间了,干嘛都露出这个表情?”伏一啪地从储物柜上跳了下来,扬了扬眉毛,嘴角甚至带着逐渐扩大的笑容。“很明显,藤原盛那老狐狸要跟你玩,还送了线索过来。你郑允浩还陪他玩不起?”

          朴有天啧了一声,赶紧拉住伏一,眼神示意他闭嘴。

          这一次的筹码不是钱,而是金在中。如今的郑允浩的确玩不起。

          他垂下眼帘,再次思索起藤原盛那番话来。凉颜灵魂所在之地,难道是指……当年凉颜死去的地方吗?伏一虽然并未带着好意,但至少有句话他说得对,没剩多少时间了。

          当下,无论猜测对与否,郑允浩都得尽快去试探一番。

          “那个写字楼现在成什么样了?”

          朴有天会意。

          “那地段现在修建成了一个商业中心,单地下都是两层,恐怕搜起来要麻烦。”

          郑允浩沉吟了一会儿,似乎渐渐冷静下来,他低声说道:“有天你把那商业中心的规划图弄来,另外去找姜赫俊,让他尽多地调出当年档案,尤其是现场照片,看能不能缩小范围。伏一你带一拨人手把整个路段封锁,准备就绪后分区域一块一块地找。”

          “郑允浩,说笑呢!我干嘛要带兄弟来帮你?”待到郑允浩话音刚落,伏一便发出阵荒唐的嗤笑。“他朴有天给你做事,我可不是。”

          郑允浩闻言转过身来,他捏在身旁的拳头因太过用劲而发抖,眼底的寒意连伏一都为之一怔。伏一直起背脊,甚至以为与他干上一架在所难免了。

          可是最终,郑允浩只是僵硬地说道:“这事算我欠你个人情。”

          伏一挑眼,目光里透露着讶异。

          “你不是要看热闹么?可以看到底。”

          语毕,郑允浩踩着匆忙的步伐离去,而伏一抿紧嘴角,没再丢出冷言冷语。他目视着这个男人离开,心里隐约泛着不解与好奇。出事的是个怎么样的人,可以让郑允浩收敛了张扬跋扈的傲气,又将他逼到欲绝处逢生的境地。

          在路人的目光下,整个南房商业区迅速被围了起来,里面一概清空,外圈一波波好奇的群众只消看一眼那堆把拿着枪支玩弄的人,就不再有胆子深做探究了。

          姜赫俊费尽了嘴皮子上下做好交涉,才没让警方将里面那群无礼的暴徒一一抓起来。半个小时后,商业圈的工程师到了,他和朴姜两人结合起工程构造图和年代久远的案底档案,将整个南房分为了上层十六个区,地下十三个区,以及五个隐秘通道。不仅如此,还按概率列出了可能藏匿地点的优先寻找顺序。

          当即,随着指挥室里郑允浩几声令下,伏一快速调动所有人就位,一番浩荡的搜寻就此展开来。此时,离金在中被带走,已然两个多小时了。

          暴雨仍旧没有停的趋势,盯着监控器中各个角落的身影,郑允浩再也坐不住。他加入到搜寻的队列当中,没有穿戴雨衣,豆大的雨点打得人几乎要睁不开眼,但郑允浩薄唇紧紧绷成一条直线,仿若无物一般在高楼间进进出出。

          他的眼神直直的,带着狠劲,他恨不得将那些钢筋泥土通通拆毁,让这片地方塌城废墟。没有一丝金在中气息的地方,死气沉沉得可怕。

          到中午的时候,搜寻还在进行,只是进展缓慢,几乎所有人都被枯燥与无望逼到了极点。暴雨倒是停歇了,四处湿漉漉的,但也浇灭了众人心中那点点期望。

          “郑允浩……郑允浩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说不定金在中根本就不在这。”朴有天透过耳机焦急唤着那头的人。“我把金俊秀也叫来了。我们合力再想想,是不是有漏掉的地方。”

          足足半分多钟,耳机里才传回郑允浩沉沉的喘气声。他此刻坐在花坛上,脸上露出无助地疲惫之意。他心里透着恐慌,好似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流失,怎么也抓不住。

          十分钟后,郑允浩还是回来了。他这一上午下来浑身满是水渍与泥点,一进门来就重重坐到椅子上。朴有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男人在一天内整个人都散掉了。

          “我义父……”

          “我话撂在这里了金俊秀,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的!”

          郑允浩说起话来,浑身都在颤抖。他冰冷的眼神像一记利刀刺过去。金俊秀神色难看地别开脸,他想了想,说道:“我义父什么心思你们也知道,这是他压在心里几十年的东西了。既然是专门抓走了金在中,那么地方也应该有一定特殊意义才对。你们都冷静点,想想有没有什么是没有想到的。”

          “真是想不到啊,叫凉颜是吧?一个女人的事竟然起了这么大的波澜。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伏一伸了个懒腰,揉了揉僵硬的肩膀。

          沉默了几秒,郑允浩突然抬起头来,眼神一阵闪动。

          “郑适启那日提到过,藤原盛与我母亲就见过一次面!灵魂所在之地……对,我早应该行到,那是藤原盛那个变态所想的。”

          “可那是哪里?”

          朴有天的问题再次让所有人缄默下来。这件事除了两个当事人就只有郑适启一人知道了。不过如今,郑适启自杀不在,答案将永远被掩埋。可逼得郑适启扣动扳机的人是谁?

          伏一忽然发出一串讽刺的笑声,笑到眼泪都要出来了。他拍手乐道:“报应!真是因果报应!”

          郑允浩无力回击伏一,他呆坐在那,整个人呈放空的状态抱着脑袋。如果今天的一切真的是自己一手造成,那为什么承受所有后果的都是金在中。与金在中纠纠缠缠尽八年,给过他一年不到的快乐,而其余时间,都是被他用眼泪填满的。

          郑允浩记起初见金在中的时候,那样一个山水养出来的灵秀人。是自己在那张白纸上满满刻上属于自己的霸道印记。

          他给予一个临时起意的肩背,而那个人却付出了自己的一辈子。

          “是他亲自把信寄过去的。他是……宁愿死也不愿待我身边了。”

          郑允浩轻声说着,觉得眼睛酸涩的厉害,满脸冰凉的雨水中混入了点点温热。他揉了揉眼睛,哽咽两下。

          “松月……”

          一片沉寂中,俊秀突然喃喃道:“松月樱……这里哪有松月樱园?”

          “南城街角,怎么这么问?”朴有天皱眉问道:“说起来,醴泉庭院里也是……”

          朴有天话未说完,只见得郑允浩突地站起身来,夺门而出。

          ☆、第二十二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