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那只可恶的狐狸(上) 第2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宝贝-----手别哆嗦嘛-----酒都快洒出来了----”雪莱微微笑著,挑逗著在战国耳边用有点沙哑的声音说著,口里的热气让战国心里小鹿乱撞。

          “干杯。”林小姐不明白餐桌地下的龌龊,扬起红的唇,举起酒杯。毕竟---同时被三位美男子包围的遇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

          战国无奈,只有举杯,酒杯碰撞时,雪莱在铃口使力一掐,战国身上一软,小声叫了出来,幸好被玻璃碰撞的清脆盖住了。手掌的动作却犹在继续---战国脸上起了薄薄一层汗。

          “酒太辣了麽?看你都出汗了-----”雪莱微微颦眉,从胸前的西装内袋里掏出一块雪白的帕子,轻轻的为战国拭汗,林小姐看著两人---总觉得两人看起来,不太对头---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2个人看起来---很和谐----

          娘娘腔------一个大男人连手帕上都洒香水,即使知道西方人洒香水就和中国人夏天身上洒驱蚊水一样是习惯问题,可战国仍然不肯放过这个可以在口头上戏谑敌人的机会。

          又来了----该死!再次意识到自己真得无法抗拒这种味道----面色潮红,餐桌下,雪莱手的动作在不断加快----真舒服-----战国微眯著眼睛享受著,脑中却清醒地提醒自己这是大庭广众之下!真是---痛苦!

          “说到辛辣----我还是偏好味道甜爽一点的酒,比如葡萄酒。”雪莱脸上却没什麽变化,该死!这是齐乐和自己提过的什麽都讨厌晚年冰山脸的表弟麽?!

          “啊-----想来也是,您来自法国嘛----那里的葡萄酒真是绝品。”林小姐附和著说。

          “尤其是波尔多。”金发男也微笑,好笑的看著窘迫的战国。餐桌下的勾当---猜也猜得出来。

          “说到波尔多葡萄酒---前几天我喝到了这辈子喝过得最好喝的极品葡萄酒呢!”意犹未尽似的,雪莱舔舔唇,林小姐被这个动作看红了脸----奇怪----战国的脸怎麽好像也红了?

          “是哪个牌子的,哪年的?”金发男追问。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时喝的方法,温酒的器皿---下酒的甜品---”林小姐和金发男面面相窥,林小姐脸上是不解,金发男脸上是了然的戏谑----

          “能不能介绍一下,下次可以试试看----”林小姐好奇的问。

          雪莱耸耸肩,神秘的摇头,“那是我的宝贝----不能外借,就算借了,你也没有办法做到---”

          林小姐失望的叹了口气---原来是专门工具,那就没办法了----

          战国却快受不了了-----分身被全方位的爱抚著,鼻中嗅的是让自己浑身无力的暖香(为什麽同样的香水在林小姐那里就是神清气爽的冷香?),耳中听的是只有自己才明白的闺房密语----想解放----想爆发-----

          忽然,一吃痛,一个冷冷的东西套在了自己的分身上!

          豆大的冷汗沿著脖子往下流,雪莱把在桌下工作了半天的左手放在了桌上,显示般的舒展修长白皙的手掌,那钢琴家办艺术的双手----一点也看不出刚刚猥亵过另一个男人的事实----

          “我习惯用左手。”他笑著说。

          呸!战国紧张的伸手去摸自己那里----一个分不出材质的金属环大刺刺箍在了那里,恶意的让自己无法释放,看著自己昂扬不肯低头的弟弟-----虽说做男人“挺”好,可在公众场合----战国觉得自己又想哭了----

          餐桌下拽拽雪莱的裤子,拼命的给他使眼色,雪莱却只是微笑的和余下的人聊天。

          “战先生,你眼睛不舒服麽-----”倒是林小姐发现战国几欲抽筋的眼部动作。

          “没有的事-----林小姐的美丽让它目不暇接,有点累而已。”战国几乎想打自己的嘴,可美女当前,油嘴滑舌---不!甜言蜜语的毛病恐怕这辈子也改不掉----果然,雪莱危险的瞥了自己一眼。

          “想解放麽?”他悄声问。战国连忙点点头。下一秒-----雪莱酒杯一歪,杯子里刚斟的酒不偏不倚的正好洒在----战国的裤裆里。

          大家都尴尬的笑了。3秒後,雪莱找服务生要了小型烘干器,让战国脱下自己的外套拿在胸前,遮遮掩掩进了卫生间。

          这家餐厅的卫生间做得比一般餐厅的要大,可就是这样---容纳两个身高都在180以上的男人仍然辛苦。一进独立的分格,雪莱就帮战国解开了裤子,刚拉下内裤,活泼的弟弟就兴奋得跳出来和空气打招呼---

          “好精神呀----”雪莱用中指弹了弹弟弟的头,弟弟委屈得掉了一滴泪。“这几天看你难受,我正研究让你舒服一点的办法---你却出来给我泡女人,长得漂亮就算了,外面那个---长得比我差远了。”雪莱只是客观地说著,一点也没有安抚战国可怜弟弟的意思-----

          “喂!”战国想提醒雪莱,可----这叫他怎麽说嘛!

          雪莱笑了,就知道----这家夥平时总是雄赳赳气昂昂,是个急性子,就连在床上也是----虽说每次口硬说是被自己逼得,可最後扭著腰蹭上来总是一脸悲烈的他,那样子很可爱---真的---不好告诉他,他会生气---其实他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

          “你要我怎麽帮你?”慢条斯理的松松领带,舒服多了。

          “你-----”这家夥是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战国两眼都快喷火了----可更快想要喷火的是跨下的弟弟-----

          “随便你-----把这个该死的变态的环拿下去!”

          “那个环是感热性的,根据阿国你那儿脉搏的跳动次数决定是否脱落-----阿国你还不够兴奋那-----”新产品,早就想在阿国身上试试了----

          战国颤颤的摸上自己的分身----哼!差点忘了自救这招,diy---传统方法嘛----

          “忘了告诉你----这个环是新产品,识别体温的分辨率误差大概只有千分之三,自己是不行的-----”果然---绷得更紧了-----

          战国面上越来越红,像只虾子,脸上的汗越来越多,汇成小流---顺著脖子流上了胸膛,滑下了背脊,雪莱出神的看著,只觉得这样的战国性感的不可思议,左手轻轻沾了一滴汗,放入口中-----咸咸的----却是让自己不可自拔的味道---

          “拜托-----”半晌,战国小声肯求著。

          “你说什麽?我没听清----”雪莱凑近一些,香气袭人---战国觉得身上更热了。这家夥绝对绝对是故意的!

          “shit!我说你快点让老子解放啦!”战国豁出去低吼出声。

          “嘘----这是公众场所-----”雪莱引用战国的话。“想让我帮你是有条件的,你想---如果我兴奋不起来----怎麽帮你呢?”嘴里说著,双手却引领著战国的手摸上自己的裤裆-----【tetsuko】

          颤巍巍解开了雪莱的腰带,轻轻拉下拉链,妈的!还说你不兴奋-----这麽硬了----真是人不可貌相,这纤细的美男子有著和自己形象截然不符的硕大分身,淡粉色的,毛发不是很多,形状很好,就是size太---太恐怖了----这就是人们说的欧美人的性能力比较强的原因吧?难怪每次做完屁股都好痛!能塞进去都不可思议----把灼热的男根放在手里,战国慢慢的磨蹭著,有生以来第一次为同性打手枪,还是强暴自己的男人----

          “快点-----嗯----”雪莱半眯著眼睛,像只正被挠抓脖子的名种猫,高傲的享受著----tmd,这变态长得真不是盖的,那渐渐染上红晕的面颊好色情,那眼睛好勾人呀,那-----战国惊异的发现自己居然对眼前的男人产生了欲望----甩甩头,把不合时宜的念头甩出去,靠!老子怎麽可能对男人动心!

          “不够----还不够-----雪莱按下错愕中战国的身子,邪邪的,红唇带笑,昏暗灯光下,原本金褐色的发乌黑入墨,声音沙哑低沈,祖母绿的眸子深不可测,荧荧的----是撒旦的诱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