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来一杯港式奶茶 第4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对方的声音很急切,顾思齐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是,他是我哥,有什么事吗?”

          “太好了,是这样的,他出了车祸,人正送往医院,手术要家属签字,你能尽快过来吗?啊,我是他的同事。”对方明显松了口气,顾敏学的手机摔死机了,幸好他随身的记事簿里有记下这个号码,看名字就像是有亲戚关系的,不然还要打电话到行政那里查找他的紧急联系人资料。

          顾思齐脑子“嗡”的一声,脸色刷白,急忙追问:“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在哪家医院?”挂了电话之后立刻就跟张鸣大致说了一下情况,让他帮忙顾着沈楠,自己则匆匆跑出校园,拦下的士前往医院。

          他父母目前正在办理工作交接,尚未回港,顾敏学出事只能他一个人先担着。坐在车里,他都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只会催司机开快点。心跳得太快,一下一下鼓动着耳膜,他不停翻动着手机,时间过得好慢,他感到非常难捱,半点不敢去想大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到了医院,顾敏学的同事一眼就认出他,赶忙走上前:“你好!”

          寒暄话直接免了,那位同事直接领他到病区进行手术签字,经急救医生初步诊断顾敏学是胸腹部受创,已经做好手术准备。顾思齐在医生的解说下抖着手签了字。

          那位同事显然也已经被吓得够呛,直接就在旁边蹲下,跟他说道:“一同入院做手术的还有我另外三个同事,他们坐一同部车,遇上追尾事故,坐驾驶位的那个现在情况很糟糕,顾敏学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顾思齐看向他,感激的说:“谢谢你通知到我。”

          “应该的。”他站起身,说,“对了,顾敏学的私人物品要交还给你保管,我去拿来给你。”

          “好的,麻烦你。”顾思齐到一旁的长椅坐下,深深吁了口气,死撑到现在才发觉自己手脚都在发冷,终于忍不住拨了林卓言的电话。

          在听到对方的声音之时,紧绷的精神一下子放松,眼泪居然刷的流下来了。

          他原以为不重要的,原来那么重要。他现在流下眼泪,都不知是庆幸自己尚有改过的机会,还是懊悔从前太过幼稚。

          人为何总是在濒临失去才幡然醒悟?顾思齐捂住眼睛,走道里白晃晃的灯光从他的指缝穿过,亲吻他露出来的小块眼皮。

          ☆、五十

          顾敏学醒来的时候,睁眼看到的是白色天花板,他闭了闭眼,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故,那惊险万分的状况,在一睁眼一闭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了。但还是留下了痕迹,比如隐隐作痛的躯体,根据小说电视的描述,进了医院醒来觉得身体会痛是好事,证明你身上的东西一样不缺。接着他便看到了顾思齐,因为没有戴眼镜,视线有点朦胧,好在度数不是很深,所以顾思齐脸上绽出的惊喜他看得一清二楚。

          “医生,我哥醒了!”

          他听到弟弟喜悦的声音,一时间有点……嗯,该不会是在做梦吧?他有多久没听过自家弟弟这么欢喜的声音了?十年总该有了,初初搬来香港,他和弟弟才算正式开始相处。弟弟从小就比较臭屁,对他警戒心很强。偏偏他也不是个合格的哥哥,好不容易等弟弟消除了陌生的敌意,对他开始亲近的时候,他的青春叛逆期到了。看不惯弟弟的漫不经心、对未来毫无主张与规划,所以忍不住搬出兄长的架子试图纠正他。就这么纠正来纠正去,兄弟之间的仅有那么一点亲昵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入院头两天都是顾思齐在照顾他,到了周末便换成沈楠。顾思齐已经通知父母,他们赶坐当晚的飞机回来了一趟,在隔日一早又赶着回去交接,因为正在节骨眼上,顺利交完就能调回香港工作。

          “大表哥,那我先走了啊,小表哥还有十分钟就能过来了。”沈楠起身,把削好的苹果放在床头柜的托盘上。

          顾敏学应道:“好,回去路上小心。”他现在已经可以坐起身,医生说再休养半个月左右,预后良好就能出院。

          沈楠笑了,舒展开来的眉目跟顾思齐有几分相似:“嗯,你放心啦!”

          他前脚刚走,顾思齐果然就到了,还拎着一煲汤。

          “周婶煲的汤?味道有点不同。”顾敏学尝了一口,说道。

          顾思齐端着碗,脸有点红:“不,是我一个朋友煲的。”

          “汤不错,你也喝点。”顾敏学没有追问,乐意给顾思齐煲汤的人想必坏不到哪里去。

          喝过汤,顾思齐看到床头柜上那个已氧化的苹果,皮削得非常漂亮,一看就是沈楠的杰作。他眨了眨眼,也从果篮取出一个苹果开始削。

          十分钟后,一颗果肉被削去三分之一的苹果出现在顾敏学眼前。

          “……”顾敏学默默接过,咬下一口,心里涌上一股非常奇特的感觉,唇角不自觉上扬。

          夕阳落下,房里因夕照充盈着橘红的光亮,暖融融的色彩令人非常舒服。

          顾敏学注视着还在努力学习削苹果的弟弟,说出心底话:“思齐,多亏有你。”他不善表达情绪,能说出这样一句话已是极限。说完便紧张的等候顾思齐的反应,从前他过分高高在上,在不知不觉中伤害到顾思齐,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渐渐明白自己的过错,但兄弟间的感情和世间所有的感情一样,出现了裂痕,再想修复不光是态度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时机的问题。

          顾思齐转头看他,耳根有点红,笑容却是格外嚣张:“你讲的是废话,还用说的吗,谁让你是我哥哥。”

          顾敏学笑了,他清楚的感觉到他们兄弟之间隔着的那层膜正悄悄融化,继而消失。

          晚上顾思齐不用再陪床,林卓言开车到医院接他。

          顾思齐原本是要回家住的,但被敏锐的林卓言逮到他不按时吃饭,在医院陪护的那几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于是林卓言果断将他拎到自己家,监督他一日三餐,顺便兼职做他的私人司机。

          “什么事这么开心?”

          顾思齐坐进车里,说道:“刚刚跟我哥聊天,他讲了几件学院里的趣事。”说完警惕的看向林卓言,“我不是恋兄癖!”

          林卓言听了很不给面子的笑起来:“顾同学,你知道你这个行为叫什么吗?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

          “……开你的车吧林老师!”顾思齐恼羞成怒,看向车窗外,却发现走的不是老路,便问,“不直接回家吗?”

          林卓言说:“你忘了?何子建约了大家今晚去利苑。”

          顾思齐差点跳起来:“啊,你怎么不提醒我!我忘了买礼物!”顾敏学刚做完手术的隔天他就接到刘蔓的喜讯,经过检查,她已升级为准妈妈。何子建兴奋得要命,挨个打电话通知,约到利苑吃餐饭,庆祝他明年当爸爸。

          结果因为顾敏学这边的事,顾思齐想着准备礼物却一再耽搁,这下好了,铁定会被蔓姐拧耳朵。

          林卓言趁红灯,伸手将顾思齐的头转向后座。

          后座上放着两个礼盒,一长一方,一蓝一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