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捡了个非人男友 第4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宇曦暗自後悔从公寓出来时没有将路线记下,现在来到人潮拥挤的地方,要怎麽分辨方向呢?“要不我们到警局去让警察叔叔带我们回家?”

          “那你知道家里地址吗?”宇宸问道。

          宇曦又是一阵沈默,他还真没问过小狐儿公寓的地址是什麽。他皱著眉摇头,“要不我们先在这里走走看会不会遇上狐儿哥哥。”

          宇宸和宇冉听了觉得有理,好过呆呆地站著不动。於是三个小兄弟就在百货公司外的商店走了一圈,没见到要找的人就决定到里面去看看。

          就在他们走进百货公司的大门时,一个穿著黄色衬衫的少年从百货公司门口的喷水池的右边跑过来,他双手扶著膝盖喘著气,豆大的汗水不断从额头流下,抬起手臂用袖子将汗水擦掉後走到大门前张望。

          怎麽办?找了整个中午都没见到个影子,虽然这里是他常常带他们来走走的百货公司,但他还是不确定他们会认得路走来这里。想了想,他还是转身走进了百货公司,一边走著一边注意著地上是否有白色的小蛇。

          画面再回到三兄弟这里,他们走呀走就走到了顶楼的游戏中心,从没来过这种地方的三人都被周围的吵杂声和各种游戏机发出的声响给吓到了。宇宸感觉到弟弟握著自己的手紧了紧,便安抚说没事,那里还有许多小孩子在玩呢,他们都不怕了自己怎麽可以害怕。宇冉重复说著不怕,然後就跟著哥哥走进游戏中心。

          游戏中心内分成两个区,左边是青少年及成人玩的游戏机,有赛车、冲浪、射击、街头霸王对打机、音乐类游戏机等,震耳欲聋的声响让三兄弟大感不适,捂著耳朵快步走到右边的儿童区。右边虽然人潮不比左边的少,但因为是让孩子玩的,游戏机发出的音乐都是比较轻快可爱的,再更里面还有小火车、小型赛车场和巨型的球池。

          看见父母们站在围栏外替自己的孩子照相,宇冉非常羡慕地看了又看。宇宸和宇曦没有注意到弟弟的视线,他们都被球池内五颜六色的球给吸引了。宇宸走到球池入口处,发现有个塑料板立在一边,上面写了好多的字,因为他学到的字不是很多,也就看懂了几个句子。当宇宸发现进入球池玩耍是需要付钱时,他兴奋的心情马上就被扑灭了。

          宇曦也看到了塑料板上所写的东西,他知道有个东西叫做钱但是不知道它们有什麽用处。他看见了一个妇女牵著一个大约七岁的男孩走到入口前的柜台,打开手提包拿出一张绿色的钞票交给柜台内坐著的女子,小男孩向妇女挥挥手後就高兴地跑进球池去玩耍。

          坐在柜台内的女子一早就发现了可爱的三胞胎小正太想要进入球池玩耍,可是她等了许久还是没看见有家长跟在他们後面走来,心想不会是与父母走散了吧,正当她要走过去询问时,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牵著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

          “一个小时候叔叔来接小茹,小茹不可以乱跑哦。”男人蹲下身与女孩平视,摸了摸她柔顺的短发道。

          小女孩乖巧地点头,接过男人手上的hellokitty小背包背好,向男人甜甜一笑後就走进球池。男人从後面口袋拿出黑色皮包,掏出两块钱交给柜台处的女子,儒雅地笑著说‘我侄女麻烦你照看’就转身离去。女子被男人那笑容给迷倒了,也忘了自己刚刚要做的事情。

          宇宸拉著弟弟们来到角落,小声说道:“我去把钱弄来,你们在这里等我回来。”

          宇曦不解了,小狐儿没在这里,大哥要去哪里拿钱?宇宸在胸口锤了两下让弟弟们相信自己,走出角落边时还稍微猫著腰小跑步跟在刚才那个帅气的男人身後。男人来到升降机前摁了向下的按钮,双手插入西装裤口袋内等著升降机的到达,宇宸躲在大柱子後面注意男人的动作,在思考要怎麽能够偷偷从男人後面的口袋拿出钱包。

          就在他要假装不小心装上男人的背後时,一个女人从他前面经过,宇宸来不及闪躲就撞到了女人,女人尖叫一声就跌坐在地上,而他也自己也摔了一屁股。周围的人听见女人的叫声而好奇地看向这里,宇宸顿时觉得不妙,他正要站起身时瞄到了掉在地上的手提包封口大开,一些钞票和领钱都散了出来。宇宸趁女人没发现感觉爬过去将散出来的钞票抓在手里,眼尖的路人看见宇宸的动作立马就大声喝止,宇宸吓了一跳,正欲逃跑时被那个大声喝止的青年从後面抱起来,身材娇小的他不管怎麽挥拳踢打都对青年无效,青年烦不胜烦直接抬起手就在宇宸的小屁屁上打了两下。

          宇宸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被打过,屁股传来的疼痛让他哇的一声大哭出来,不断叫著‘父亲、爹爹、狐儿哥哥’。

          青年见眼前的小男孩突然大哭有些不耐烦,他刚刚对这个孩子也没用多大的力气去打,他有必要哭得这麽大声吗?围著看热闹的人群越来越多,青年不再理会大哭的男孩,蹲到女人旁边询问她的状况。女人收拾好了掉落的袋子和手提包,发现手提包内少了几十块钱,青年这才拉过男孩将他手中抓著的钞票拿还给女人。

          “这麽小的孩子竟然会偷钱。”“谁家的孩子这麽坏?”“长得这麽可爱居然是个小偷。”看热闹的人群中不断传来不可置信的叹息,宇宸身为非人类自然将那些指责他的话语都听得清清楚楚,渐渐地他也停止了大哭,只是小声的抽噎著。

          “你父母是谁,这麽小就会偷窃,长大了还真不得了。”青年捉著宇宸的双臂,责问道。

          宇宸揉著哭得红肿的双眼,抬起头看向青年,抿嘴不语。青年见他不说话又继续唠唠叨叨了许多道理,他也不管男孩是否听得懂,当他发现自己说了一堆话而眼前的男孩只是睁著眼睛看向自己的後方,有些气不过地在捉著男孩手臂上的手加重了力道。

          宇宸睁著红色的眼睛看著人群後面正等著升降机的男人,由於在游戏中心内灯光比较阴暗,而男人又是背对著他们,他自然没看见男人的长相,现在在明亮的百货公司内,宇宸清楚看见男人的轮廓是那麽地熟悉。他不是自己才相处了两个月就分开了的爹爹吗?爹爹回来了怎麽没来找他们?难道爹爹不要他和弟弟们了吗?这麽想著的同时,顿时觉得异常委屈,手臂上的疼痛也让他再次大哭出来。

          “爹爹,爹爹……呜呜……”宇宸扭著身体挣开青年的手,青年没想到男孩会突然大力挣开,他被一股力量弹开来跌坐在地上,而获得自由的宇宸跑过人群扑到站在升降机前的男人腿上。

          男人见升降机的门打开了正要走进去,突然大腿被撞了一下,接著就被紧紧抱著,西裤也有点湿湿的感觉。听见抱著自己大腿不放的男孩哭著叫自己‘爹爹’,他很是疑惑,他非常确定自己还未结婚生子,怎麽会有个男孩叫自己爹呢?脑中浮出了一个可能性,可与自己长得像的除了兄弟就没有别人了,到底是谁的孩子?

          男人稍微拉开男孩蹲下身,看见男孩哭得满脸通红,他也只能伸手轻拂男孩的背後,轻声说道:“别哭了,叔叔不是你爹地,要是跟爹地走散了叔叔可以带你去广播找人。”

          宇宸听了男人的话哭得更凶了,“爹爹果然不要宸儿了,呜呜……不要弟弟了……爹爹是坏人……”

          “叔叔真的不是小弟弟的爹爹,你告诉叔叔你爹爹叫什麽名字,叔叔带你去找。”男人虽然单身,但对於哄孩子还是很有一手的,“小弟弟叫什麽名字?”

          宇宸哭久了就不断抽噎,断断续续地说自己不知道爹爹的名字,只知道自己叫宇宸。男人将宇宸抱进怀里,刚要走进升降机却被一个青年拦下。“他是你的小孩?刚刚他偷了著女士的钱,你要怎麽处理?”

          男人感觉到怀中的小身躯抖了一下,轻轻在男孩背上轻抚,看向青年说道:“很抱歉,我不认识这个孩子,他也错认我为他的父亲,如果这位女士有任何损失可以私底下联络我,我会补偿。”说著,从口袋拿出名片交给青年後就越过青年走进升降机内。

          宇宸趴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这样靠著好舒服,好有安全感,可是爹爹和父亲却没有在,好想让爹爹和父亲抱自己,就像其他孩子那样可以撒娇。

          男人来到二楼的广播室,想要将怀中的男孩放到一旁的椅子上可男孩却不放手,他只好抱著男孩走过去向广播小姐说要寻找走失的家长。女子微笑著记下男孩的名字後,就摁下开关广播寻人。

          作家的话:

          於是,俺又再逃避沈重的情节了……

          三十六、三条小蛇与保姆与帅叔叔-下

          小狐儿上到了六楼去寻找再一路走到一楼,还是没有找到小蛇的踪影,他有些泄气地靠在墙上自责。他真是个不称职的保姆,连三条小蛇都不能照顾好,要是恩人回来了却发现自己弄丢了他的孩子,一定是对自己感到非常失望。

          “请注意,这里有一名名叫宇宸的男孩与家长走散了,他穿著蓝色的工人装,身高约八十公分,希望小弟弟的家长尽快到二楼的广播室来领回孩子,再重复一遍……”

          小狐儿听见了宇宸的名字时身体一震,过後又想到他家的宇宸是条小蛇而不是小孩,名字一样已是普通的事情。但少年还是走上二楼去广播室看看,他有种会有意外收获的预感。

          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当他透过广播室的玻璃门看向里面的等候室时,里面坐著的男孩正好看向他,男孩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从椅子上跳下推开玻璃门扑向少年。“狐儿哥哥,终於找到你了!”

          小狐儿脑袋顿时当机,这是什麽情况?只是五个小时没见到,一条小蛇祝怎麽就变成了男孩?他们修炼也才两个多月啊!他本是也是靠巳君给的提升丹才能够变成人类的少年样子,要不然他现在还是个四、五岁小孩的身体。“你是宸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