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不叫爱情 第8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零五

          姜城霜与薄总一同出席慈善募款晚会。

          他一年的行程里,总有几场大同小异的宴会,虽说装饰形象的成分居多,但姜城霜实际上都有以私人名义捐款赞助各个参与过的募款会,当然并不对外公开。

          等主办方高层上台致词之後,薄玉罗就带着他在会场大略逡巡一圈,这类较正式的场合,说难听一点就是老头子多,像姜城霜这麽年少的人并不多,自然也遇不上习祖彤那群高干子弟朋友。

          他倒是有看到习祖彤的父亲,便拎着香槟走过去和他老人家与他家万能的沈大机要秘书打招呼。

          习祖彤年幼丧母,习总也没有续弦的意思,二十几年了依旧鳏寡独身,不管原因到底是什麽,习总思慕亡妻的情痴美谈一直以来都在政商界广为流传,却不晓得为什麽生了一个风流滥情的小儿子,一直让他头疼不已。

          姜城霜身为艺人,外在形象向来完美无缺,又是家世清白的官家子弟,习总对他的印象格外好,知道他跟祖彤混的很熟,不免也把他当自家的孩子看待。

          两人相谈甚欢的闲聊着,沈秘书在一旁风趣得穿针引线,不时就吸引周围的人加入话题恭维几句,沈秘书态度沉稳,得体应对,令所有人如沐春风,习总反而退居配角,仅站在一旁尔偶附和几句,非常信赖他的万能秘书。

          姜城霜打从心底佩服这位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的男人,他的学识、涵养,谈吐,跟胸廓都不比凡人,居说他小时候因为身体孱弱,是在家自学长大的,後来长大身体养好了,大学考上全国首府後,又申请到奖学金赴国外深造,拿了博士双学位,不只学业优秀,他还是游泳健将,据说曾经达到标准受过国手训练,是个优秀到让人心服口服的菁英型男。

          不晓得是什麽原因,习祖彤非常讨厌这个各方面都无懈可击的男秘书,总是能躲多远躲多远,偶尔提到沈秘书也是一阵哭爹喊娘的痛骂,但姜城霜就觉得沈秘干的好,不然依习祖彤那只笨鸭子的智商水平,还不知道要给他老爹添多少乱。

          他们三人站在一起闲聊,期间不时有人凑过来敬酒攀谈,说了几句都被沈秘书彬彬有礼得打发走了,直到某一位长得像狐狸般灵动俊美的男子拉着他家的大长官,摇摇曳曳得走过来,习总才从容不迫得把酒杯递给沈秘书,主动伸出右手跟对方打了招呼。

          美男子身旁为首的男人,同样淡定得伸出手,他身後跟了好几个金领打扮的下属,官僚气息浓厚,俨然是体制内的大人物。

          姜城霜一看到某个不停对他挤眉弄眼,时不时按送秋波的小白脸,心里就一阵不舒服,只怕他再不离开,整场子都只剩下这只骚狐狸的腥味。

          美男子见姜城霜要走,连忙不着痕迹得扯了一下身旁正和习总相言甚欢的男人的衣角,就不动声色得往姜城霜的方向飘过来,过程不用几秒钟。

          哎,你跑什麽,急着去会织女啊?有你这个等级的牛郎,不用喜鹊也处处是婚床。美男子微微一扬唇,白净的气质立刻薰染上妩媚之色:你确定不跟我打招呼就要走?

          姜城霜要笑不笑的在内心拌了个鬼脸,表面上仍是英俊潇洒的男神:韩副处,有点职业素养吧,这麽轻挑的字眼会辱没你的文学素养。

          韩绮伊没有姜城霜那麽多形象包袱,反正养他的那个在後面衣冠楚楚得应酬,他直接吐舌扮了个鬼脸:火气那麽大,最近在吃斋念佛啊?哈,你现在可是banji手中的一块衣架,要禁菸禁酒,禁盐禁糖,还不能做爱,你这样还算是人吗?

          他摇着狐狸尾巴贴到姜城霜的面前,十指纤纤灵活的帮他调整了领结,低哑道:让我猜猜,10%?8%?(指体脂肪)你平常就有人鱼线了吧,唔,有点想摸摸看,你家那位会不会生气?

          姜城霜微微低下头,偏离韩绮伊的位置,但从韩绮伊背後看过来,借位的角度让他们几乎鼻头都贴在一起,姜城霜磁性的重低音跟着响起:你家那位会不会生气?

          韩绮伊眉毛挑了一下,看起来随时都会转头确认刚刚有没有被人看到姜城霜的使坏,但他还是镇定得忍住了,又扬起嘴唇扯了一下:你少得意忘形了,要不是薄玉罗,我早把你卖给八卦杂志拆到你连骨灰都不剩,哼。好了,扯屁就扯到这里,听说你前几天跟赤水楼的洪总单独见面,这又是在搞什麽事?

          这跟你无关吧。姜城霜真觉得他有必要找专人来保护他的个人隐私了,这姓韩的是侦探吗:怎麽,他是banji时装发布会的最大资方,要找我一块小衣架应该没什麽不合理的地方吧。

          韩绮伊翻了一个优雅的白眼:恕我直言,你家那位在大学的时候被包养的对象就是洪天淳,整整四年,散伙後,洪天淳娶了汪氏集团的千金远走美国,直到今年才回来,他不只并吞了汪氏在海外所有的企业,还把没有利用价值的娘家一脚踹了,他一回国做的第一件事是收回尚红娱乐公司,并且花了大量资金和宣传资源在一个身世背景都语焉不详的设计师琴凡尼身上,你还不觉得哪里不对吗?

          什麽意思。

          讯息量太大,姜城霜抓到了某个重要的盲点,却被韩绮伊来势汹汹得冲散了:你要知道赤水楼背後就是赤诚会,赤诚会在海城要百年了,现在当家的就是洪天淳,你真的知道赤诚会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什麽吗?

          你以为黑道就只开娱乐公司嘞嘞索拉拉皮条就能在海城耍得溜了?赤诚会一直以来都掌握着这里的采矿产业,营收入跟尚红和赤水楼相比差了何止千百倍,赤诚会这几年来明显想要洗白一些资金来源,你想想看洪天淳把做珠宝行销的汪家都吃下来了,不急着开拓新市场,却把所有的焦点摆在一个小小的设计师上,你觉得他有毛病吗?

          你、你刚是说,洪天淳把汪家一脚踹了?姜城霜双目赤红的瞪着韩绮伊:你是说洪天淳他离婚了?

          韩绮伊被他突如其来的戾气吓了一跳,忙道:对啊,这不是新闻了啊,估计该知道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姜城霜不知不觉得握紧双拳。

          韩绮伊这等靠察言观色在吃饭的人,岂会猜不出姜城霜脑中运作的汹涌的是什麽,他轻轻拢起柳眉,细声道:你们不是好到靠心电感应就可以温存吗?

          姜城霜没有反应,雕刻般的容颜宛如磐石。

          喂、喂,我说你有点职业荣誉好不好,你是国民男神,亚洲第一名模诶,你以为你的粉丝都傻帽吗?有点自信好不好,洪天淳离婚就离婚,难不成你老婆会因为他离婚就跟你离婚啊,拜托,就算让瞎子选都会选择拥有年轻肉体的你好吗。真是奇葩了,居然怕老婆不要他,而要回头吃一根早嚼烂的老草。

          晚宴开始莫约一个小时,姜城霜把该走动的人大致上寒暄完,便无心继续待着,一来是他对这种所谓小明星眼中的上流宴会半点兴趣都没有,他是听韩绮伊说的才知道,原来有很多圈内人为了出席慈善晚会时常争得头破血流,或许是为了搏版面,为了物涉金主,又或许是觉得能够参与所谓上流社交界而感到於有荣焉。

          二来是,他看到闻景泰带着闻紫妍盛装出现在宴会厅的入口。

          显然闻紫妍这次是以闻家千金的身分出席,虽说明明都一起出席了同个晚宴,刻意避开不去打招呼反而显得奇怪,但如今姜城霜是没有心情再去应付闻家,上次回老家参加小玥的婚礼,碍於两家长辈的面子,他都舍命陪君子招待了闻家兄妹,已经情至意尽。

          面对态度亲昵的闻紫妍,姜城霜不喜欢在感情上拖泥带水,他也不在乎对方是受了长辈的期盼才来,还是真心保持着破镜重圆的心态来接近他,姜城霜在私下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就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她,他已经有恋人了,而且已经交往七年之久,他非常爱他,这辈子也绝对不会考虑其他人。

          他早就在他的灵魂深处做了决定,他这辈子就只爱陆于霏一个人了,他不在乎两人的性别,世俗的眼光,家庭的压力,他不怕会丢了工作,会被社会大众唾弃,会因此跟父母亲决裂。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