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胖子光哥的幸福时光7seven 第7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得有挺长时间了,小便的毛病一直没犯过。没想到这次拉肚子,郁闷又开始了。去了几次洗手间都毫无结果,最后干脆将尿壶拿出来放在沙发边上。不然一趟又一趟的跑,实在太麻烦。

          记得那次在医院,是斌哥用他那“采花手”给搞定的。司马溪回忆着斌哥的手法,自己揉捏着家伙尝试解决。半个钟头过去,还是一无所获。

          难道是自己手法不够高明?可是,总不能打电话喊斌哥过来啊,远水解不了近渴。好难受啊,司马溪觉得膀胱都要爆了,还是尿不出去。

          “斌哥,我,我”司马溪忍耐不住,拨通了胡永斌的电话。

          “溪溪,多揉揉下面的腹沟位置嗯,刺激前列腺”

          又折腾了大约十分钟,终于意意思思的尿了出去。清空膀胱,司马溪裤子都没提上,直接趴在沙发上。满脑门子汗水,真是活要命。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小阵,睁开眼,起身,喝了半杯水,这才感觉体力恢复了些。于是,准备去洗手间将尿壶倒掉。上午的阳光从东边的窗户射进来,司马溪弯腰端起尿壶的一刹那,清晰的看见里面的微黄的尿液底部,有一团暗色的物质。轻轻一晃动,暗色四散开来。

          竟然是红色!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司马溪决定好好去医院检查一番。

          当年在南方风来雨去的打拼,偶尔感冒发烧也都坚持工作。所以上一次出现排尿问题,司马溪并未放在心上。这次之所以下了决心,是胖子光的那首拿手老歌。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原,这是我的家哎耶~~奔驰的骏马,洁白的羊群,还有你姑娘,这是我的家哎耶~~

          对于这首歌,在认识胖子光之前,司马溪其实并不太欣赏。一望无际的荒草地,一群牲口跑来跑去。一顶顶粗布帐篷,这也算家?司马溪向往的家,并不是这样的。而是如今这种面积不大却钢筋水泥,不必畏惧大风大雨的家。

          唯有这样,才是令人放心的港湾。一如此刻,自己如一艘欢快的小舟,而宽阔的港湾正是光哥那温暖的怀抱。

          光哥,你知道吗?我的家不在草原,你才是我的天堂!

          眼泪从悄悄滑落,告诉司马溪:司马溪,你好幸福!

          不错,我很幸福。光哥是我的好爱人、小菜儿是我的好哥们、大勇是我的好朋友、李天明是我的好同事、彬彬是我的彬彬太让人看不清,暂且放倒一边不管。

          我爱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所以,明天我要赶紧去医院检查,决不能到手的幸福悄悄溜走!

          第二天司马溪一个人去了医院,由于怕胖子光担心,虽然在昨晚告之了排便问题,却未说尿血的事情。找的医生还是胡永斌的那位熟人,医生安慰司马溪,尿血也未必是多大事情,原因有很多。不过呢,实话实说,咱这二三线城市,医院的技术以及设备很一般。若想精确到位,最好还是北京那种顶级医院检查比较好。

          司马溪有些犹豫,因为后天就是赵鑫的婚礼,自己已经答应人家做伴郎。胡永斌的熟人是个热心肠,说把数据资料寄到北京同行朋友那里,一旦出来最终结果便通知司马溪。不过,来回需要大约半个月的时间。

          司马溪感激万分,医生笑着解释自己是胡永斌的发小,斌哥特意叮嘱自己几次照顾好司马溪的事情。

          参加赵鑫婚礼的那天,开的是悍马过去的。这种情况下,再开奥拓那才叫装b呢。一路上,身穿白西装白领结的司马溪,将反光镜扭过来,仔仔细细的打量着。

          胖子光乐了。“我说溪溪,你只是个伴郎,又不是去做牛郎,至于打扮这么认真么?”

          “我有点紧张。”司马溪小声说道。

          开着车的小菜儿腾出一只手,一把将司马溪搂过来。“溪溪,别怕,哥哥疼你!”

          坐在后排的胖子光赶紧探头过去,将两人分开。“一边去,没大没小,你比溪溪小两岁呢。”紧接着又顺势亲了司马溪脸蛋一口,神神秘秘的挤眼笑道:“溪溪,一会婚礼上哥给你个惊喜。不骗你,大惊喜!”

          大惊喜?这句话还真起了作用,司马溪不再紧张,一直琢磨着这话。光哥这愣头青,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别完了大惊喜变成大惊恐。

          “蔡光耀,我警告你。婚礼可是个大事儿,你可别瞎搅和!”

          “放心吧,今个儿咱也来个小浪漫。”胖子光依然嬉皮笑脸。

          小菜儿心想,就这二百五,还浪漫呢,浪叫吧!

          赵鑫也属于时尚小资那波儿的,所以婚礼采取的是中西结合方式。胖子光、小菜儿,还有被邀请赶过来的胡永斌,以及赵大勇坐在第二排朋友席上,正好围了半张桌。从司马溪扶着赵鑫由门口走向台上的整个过程,胖子光的脸上就开始“色迷迷”,视线根本没离开过司马溪。

          “好帅啊,今天太精神了!”胖子光嘀咕道。

          小菜儿闷闷的喝了口茶,他当然知道胖子光说的是谁,反正绝不会是新郎赵鑫。“王八对绿豆,萝卜对白菜!”

          胡永斌也心领神会,低声笑道:“不过,今天司马溪的确帅气。”

          小菜儿抬起头,向司马溪仔细望去。只见司马溪白西装、白西裤、白皮鞋,配上一条淡紫的领结,这一身都是从范思哲专卖店选来的。此刻,腰板挺得笔直,配上这身裁剪精良合体的衣装,彰显那修长的身材。细细观察便发现,司马溪轻柔的脚步居然精准的踩着婚礼进行曲的节拍。整个人如同维也纳音乐会上年轻有为的乐队指挥,一举一动处子般的优雅。

          小菜儿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心说,格老子的,今天到底谁结婚啊?

          台上,主持人问:“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台下,胖子光低声说:“是的,我愿意。”

          主持人问:“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胖子光低声又说:“是的,我愿意。”

          小菜儿顺着台上司马溪的直勾勾的目光往回找,落在胖子光的脸上。差点没把刚喝进去的茶水吐出来。草,太过分了!

          主持人转向新娘。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