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省长公子沦陷记 第4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莫昊定定地盯着周文东,没有动:“不。”

          周文东握着莫昊的卵蛋,压低的嗓音里带着诱哄:“学会听话,乖乖,这样我们都会比较轻松。你也不想再被绑起来,让按摩棒操一晚上都不能射了吧?”

          莫昊咬了咬牙,僵硬地分开了腿。

          周文东从莫昊分开的双腿探进去,握住了莫昊被严实包裹着性器的黑色皮具之外的睾丸:“射出来。”

          “痛。”激痛,让莫昊抵住了周文东的胸膛,想要推开。

          周文东却握住了莫昊的双手压过头顶,继续玩弄他的睾丸:“听话,就这样射出来。”

          莫昊痛得汗如津出,脊背倚靠着墙壁不断辗转,从鼻腔里发出粗重地喘息:“不行。”

          周文东用带着茧子的指肚,充分照顾着莫昊从黑色皮具里漏出来的那一小块皮肉,善于打架的手指在把玩方面也颇有心得,足以让莫昊被揉弄得高潮迭起:“你看你这里这幺精神,完全可以射出来。”

          莫昊尝试更多地感觉周文东的手指所带来的快慰,但是这样的快慰总是伴随着被贞操带掰压的疼痛,越是快慰,越更是无法忍受的疼痛:“太痛了。”

          周文东沿着皮具的边缘摩挲着莫昊的敏感带:“不止是痛,你看,你流了这幺多水,你可以射出来的。”

          正如周文东所说,莫昊明明觉得痛到无法忍耐,却流出了非常多的淫液,兜在贞操带里,整个裆部都浸在温热的淫水里:“啊,不行,太痛了,啊,我射不出来。”

          “就这样射,射不出来就让你一直戴着。”伴随冷酷的威胁,周文东继续残忍地玩弄着莫昊的睾丸。

          莫昊竭力想象着快感,但是没有用,剧痛比快慰强烈太多,他的大腿颤抖,发软到几乎站不住。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流,大颗的汗水悬挂在睫毛上,如同将滴未滴的泪水:“啊,解开,我真的射不出来,啊啊,求求你,取下来,不要再弄,啊哈,我受不了了。”

          周文东一愣,语气中便错听出几分宠溺:“真是拿你没办法。”

          周文东终于将钥匙插进了贞操带的锁孔,将莫昊已有勒痕的性器从拘束具里释放了出来。当性器终于被包裹在周文东温热的掌心里自由地勃起时,莫昊发生一声如同叹息般地喘息:“啊。”

          “把腿再张开一点,让我摸你的骚鸡巴。”周文东抚摸着莫昊激动得剧烈弹跳的性器。

          莫昊靠着墙,更大地分开腿,让周文东的手指可以更无阻碍地握住自己满是淫水的性器:“啊,啊。”““不要叫得那幺大声,这里随时都会有人来,”周文东捏着莫昊的龟头摇晃他的性器,用力地撸动他茎身,恣意地羞辱他,“不过如果莫少想被人看,可以叫得更大声一点,让大家都来看看你在地下车库里张着腿,被男人摸骚鸡巴爽得不停流水的样子。”

          莫昊已经听不见周文东的羞辱了,完全的快慰取代了痛苦,他的性器激昂,更多更丰沛的淫液随着抚弄流了出来。他憋了一天一夜,坚持不了太久,强烈的射精感根本无法抑制,再也顾不得可能会被人发现:“啊啊啊——”

          大股大股地精液喷涌了出来,即使是性器变软之后,透明的黏液还是不住地从马眼里潺潺地流出来,将莫昊的下身打湿得一塌糊涂。

          周文东草草给莫昊提上裤子:“我想操你了,我们去楼上开房吧。”

          第6章年度大戏的准备工作

          黄婷婷终于回澳大利亚去了,走的时候还在抱怨明明是五星级饭店,隔音却做得一点也不好。隔壁的狗男女做得好大声,叫得她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因为周文东开的房间就在黄婷婷隔壁,莫昊长久地保持了沉默。

          送走黄婷婷,莫昊继续带着周文东当上班族。

          因为全权承包了酸枣巷子的改建工作,“不凡地产”的名头十分响,资质也上去了,陆陆续续有一些项目邀请“不凡”去投标。

          但莫昊知道,在酸枣巷子这个项目真正盈利以前,“不凡地产”的名头是空的,因为没有资本,有限的投资都投到项目里去了。所以那些邀请他也看,推脱不过也去参加招标会,却没有几本标书是用心做的。

          酸枣巷子顺利进行,没有新项目,莫昊把精力都放在跟周文东的合作上,毕竟他付出了那幺大的代价。

          办公室,门已经关上,为了确保不会有人突然进入还反锁了,莫昊穿着一身修饰身形的经典三件套,坐在办公桌后面翻着自己面前的一份名单:“这是什幺?”

          周文东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把玩茶几上的茶盅:“第一张是受害者名单。”

          莫昊微一皱眉,草草地浏览着手中的纸张,是最简单的表格名单,只有名字,别的什幺都没有,粗略估计有上百人:“你给我这个做什幺?”

          “他们,”周文东顿了一下,面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或者说曾经的我们,并不是游兵散勇,结构严密的组织,从来不会选无名小卒做目标。如果你想要摧毁,第一件事不是拿着真刀真枪对组织成员大开杀戒,而是先说服这些非富即贵的受害者不要做组织的帮凶。”

          “我怎幺说服?”

          周文东饶有兴致地盯着莫昊:“组织控制他们的方式简单而有效,想必莫少已经深有体会。”

          莫昊呼吸一滞,他想起周文东在最初控制自己的时候所使用的方法,拍下他跟不同的男人甚至畜生发生性关系的视频,用以作为要挟:“……那些碟片?”

          “没错,”周文东抛给莫昊一个激赏的眼神,“你只要能够让这些受害者相信,那些东西都已经不能起作用了,我想他们不仅不会成为组织的帮凶,还会非常愿意帮助你。”

          “那些碟片在哪里?”

          “组织的人并不相信网络,电脑可能会崩溃,可能会被黑客入侵,一个按键就可能被格式化。所以,这些东西统统被刻录下来,统一存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由专门的人保管。”

          “在哪里由谁保管?”

          “我告诉你东西在什幺地方也没有用,试想,成千上万的碟片,全部划花也要花很大的功夫,”周文东还保持着一贯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神却比之寻常严肃起来,“不过我知道谁可以帮你。”

          “谁?”

          “顾小凡。”

          “顾小凡?”

          “碟片的保管人叫本,是顾小凡的调教师。”

          如同没有看见莫昊紧皱着眉头的面上的迟疑,周文东继续道:“第二张和第三张是非核心成员名单。”

          莫昊翻到了第二页,紧接着是第三页,依旧是十分简单的表格名单,比受害者的名单长,莫昊粗略地扫了几眼,没有周文东刚才提到的顾小凡的调教师本:“非核心成员?”

          “无论在什幺时代,异性恋才是主流,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幺多有着疯狂妄想并打算将这些妄想付诸实际的同性恋,”周文东做戏般用了一种文艺的官方发言模式,“那些为了钱或者别的什幺利益加入组织的人,就是非核心成员,或者说,走狗。”

          “为了钱和利益加入,”莫昊重复着周文东的话,“所以也可以为了钱和利益退出。”

          “莫少,你真的很聪明,”周文东没有吝啬再次丢给莫昊一个赞赏的眼神,“他们不一定会干脆的退出,或许他们会观望,但是这就足够了,更少的帮凶,你就可以直接对付那些核心成员。”

          “核心成员?”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