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第 213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心里有多难受吗?”陈霞雯的声音有些哽咽,情绪更是有点失态,这大大出乎凌轩的预想,只听她说道:“或许你不相信,在我知道你跟陈晖的事情,我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我知道你有很多的女人,但是为什么在我和陈晖之间,你居然选择了她……在我几乎绝望的一剎那,才发觉自己原来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是不是很讽刺?”

          凌轩默然无语。

          陈霞雯看着凌轩,道:“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我真的比不上陈晖吗?”

          凌轩摇摇头,道:“你当然比得上她,甚至是千倍万倍。”

          “那你为什么还是选择她?!”陈霞雯追问的道。

          凌轩道:“其实我选择的是,现在一直都是。只是你告诉我你有了男友,我无从下手,于是就走了弯路,想通过陈晖阿姨来接近你……”

          “胡说。”陈霞雯道:“那为什么那天在办公室你要对我那样,你不知道这样做对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吗?”

          凌轩点点头,道:“对不起,我错了。”

          陈霞雯有点哽咽,道:“对不起有什么用!?那天回去,我就跟男友一刀两断,我一直等你给我电话,说你爱我,结果你?你居然跟我阿姨……”

          “霞雯……”

          这时候,天色忽然间暗了起来,太阳被一阵乌云遮住了。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骗子,你害得我好苦。我本来打算要忘记你,永远的忘记你,可是一见到你,便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忘记过你。”陈霞雯终于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霞雯……”

          “我已经没有了一切,你知道吗?”

          “我知道,但是我能重新给回你要的一切,包括幸福……”

          陈霞雯抬起头来,热泪盈眶的望着凌轩:“当真!?”

          “当真。”

          “……!”

          外面突然强光一闪,接着还响起了雷声。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做你的女人,一辈子陪伴你,哪怕是……哪怕是没有任何名份,我也愿意。”陈霞雯抓紧凌轩的双手。

          雷电过后,天色马上转暗,似乎要下雨的样子。酒店内的灯光也一下子全都亮起来,桌子上的交叉也蓦地消失了!

          “嗯!相信我,我一定会给到你幸福……”凌轩也抓紧她那冰冷的双手。

          兴奋的眼泪滴在他们紧扣的手指上面。

          凌轩坐在床上,环顾着酒店房间里熟悉的陈设。阳光大酒店总统套间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

          在来总统套房之前,陈霞雯拉着凌轩去选了一套婚纱。一进房,便走进了浴室,说要换衣服。

          凌轩知道,她要做一个新娘,而这里就是他们的洞房。

          女人都喜欢浪漫和唯美,因此她们对于婚纱有着特殊的理解。

          凌轩走到窗前,窗外正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把整个城市都蒙上了一层水帘。朦朦胧胧的,感觉好像在梦中一样。

          “轩……”

          凌轩猛地回头,呆住了!

          陈霞雯穿着纯白色的婚纱,像天使似的站在床的另一头。

          婚纱的款式并不暴露,胸口也开得很高,把她丰满的身材都收藏了起来。唯一露得最多的是手臂,无袖的设计特别强调了那香肩的优美线条。

          这保守的设计,似乎更适合现在的陈霞雯,更能表露出她那端庄贤淑的新形象。

          “好漂亮!”凌轩由衷赞道。

          美丽的脸庞藏在面纱后,隐藏着新娘羞红的脸。

          “好漂亮!”

          的确,凌轩找不到更好的赞美词。

          陈霞雯慢慢的走过来,停在凌轩的面前。凌轩像新郎似的,伸手掀起她的面纱,露出娇美的脸庞。

          “今天,我就是你的新娘。”她含着泪的凝望着凌轩。

          凌轩什么都没说,只是把她紧紧的搂着,用凌轩最深情的热吻,为她吻去新娘的眼泪。

          凌轩的指尖在幼滑的蕾丝婚纱上抚摸着,纯白的婚纱给人的意义等同贞洁,面对陈霞雯,凌轩顿时有种无比的自豪,他将要带给这个女人一辈子的幸福……

          凌轩带着浓烈的兴奋和无比刺激的复杂心情,伸手到婚纱的背后,把拉炼一直往下拉。

          “轩~~”陈霞雯送上火热的嘴唇。

          拉炼在隆起的丰臀上停下。凌轩有些惊讶的发觉,一路上居然完全没有遇上障碍物。在圣洁婚纱和无瑕的女体之间,原来什么也没有!

          凌轩一面品尝着甜美的香涎,一面把婚纱由两肩开始拉下。像剥蛋壳似的,裸露出雪白晶莹的女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