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76、渐行渐远(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暮小姐。”qq叫住正欲离开的惜言,思索着该如何开口。

          这段时间好像什么都变了,不但惜言小姐变的准时下班了,连平日里似工作如命的暮天霖都常常提前下班。

          有些不理解?

          惜言转过身理了理手里的包。“有事吗?”向qq走去。

          死就死吧!

          暮总交代过的事总是要办的。只不过还是很心虚,qq连偷看一眼她都不敢。

          “暮总,暮总走时交代过,今晚有位客户要你去应酬一下。”qq小声说着。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惜言,她心里就无来由的泛着凉意。

          “你怎么不早说?”惜言柳眉轻折。

          迟重扬已经订好了位置,而她也先答应了他与他共进晚餐。

          “我,我忘了。”不能怪她嘛!暮天霖重色轻利,每天都扔很多工作给她,她都忙得晕头转向了,哪儿还记得那么多。

          “暮总又不在?”最近他好像总是不在,也听不到那咆哮声了。似首每天都有美女同进同出。

          “暮总和丁小姐出去了。”qq低下了头,那股凉意却越来越浓。

          丁小姐?丁然!

          是啊!也只像那样的美人儿才能入他的眼吧!只是,他这次似乎上了心。毕竟,好从没见过他在任何一个女人身边停留超过一个星期的。人说,商人重利轻别离。这一次,他好像转了性子,认真起来了。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是什么客户?重要吗?”口气有些不耐。如果是老客户还可以改期再约的。若是新客户,她又得对不起迟重扬了。

          “是英国过来的,晚上八点那客户要搭飞机回英国。暮总是约在六点见面的。”qq陈诉着。

          六点?好赶的时间!

          “我知道,我会赶过去的。”边说边往外走。她急着去见迟重扬,他该等急了吧qq看了一眼那匆匆离去的前背影,心下生疑?

          以前稳重的惜言小姐哪儿去了?她很急吗?

          迟重扬只身靠在车上,冷俊的脸上写着专注。完全不理会别人侧目过来的眼光。他只是专注着等着他要等的人。直到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匆匆向自己走,他俊美的脸上才有了些许暖意,笑看着她。

          “言儿,怎么晚了?”不是责怪,而是关心。

          惜言抱歉的一笑。“重扬,我不能陪你去吃烛光晚餐了。”原本,他们应该有一个浪漫的夜晚。

          “怎么了?”他居然没有一点儿生气的迹象,一直笑着。

          他其实是不忍心,这段时间惜言确实变了不少。至少在面对他的时候,好的戒备没有了,脸上也有了丝丝笑意。他也能改变她的,不是吗?

          “我有个客户要见,而且时间快到了。”她连说话的口气都有些急。

          “那我送你过去吧!”瞧她急的样子,很重要吧!一面说着一面打开车门。推着她坐进车里。

          他能理解的。倾尽所有都只只为对她好。如今,他有机会留住她,他又怎会连这点时间都不能等呢?

          他和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还有很多次烛光晚餐可以吃,不在乎这次!

          中成科技。

          惜言敲着门,直到听到那句低沉的“进来。”她才推门进去。

          “暮总,这是昨天与英国客户的合约。”她必恭必敬的呈上合约,与每一位普通员工对上司的态度一样。

          当她匆匆赶去见那位英国客户时,还以为要经历一翻游说才能谈成合约。没想到,那客户不但为人豪爽,连谈生意也豪爽过人,只是眼神太过火热。经过详细的介绍之后,他们很快的达成了协议,并签定合约。他还曾用生硬的中文说过:“与暮小姐合作是我的荣幸。暮小姐不但口碑极好,他也很漂亮。”表示如果不是赶时间,他很愿意和她做朋友。

          前后一个小时左右,他们就完成了合约签属。有那么一秒钟,她自己都认为自己的皮相是关键的筹码。

          暮天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径直拿起合约,看了一便。“惜言,你果真没让我失望。”他眼中闪欣慰,让她去谈这个合作案,果真是最正确的。

          她故意让惜言去谈这个合约,是因为那位有一个特别喜好。他喜欢一切美的事物,当然也包括人。论美貌,她,绝对是万中挑一的。

          是,她从来都不会让他失望,也不想让他失望。可,他却让她失望了,不是吗?

          他连她都利用。心中不由的升起寒意。这个男人,还真是无所不用极其啊!她明知道,可她还是去了,顺利的完成了。

          他以为她看不穿他的心思吗?当她看到那英国客户贪婪的打量自己时,她就明白了个中道理。幸好,那英国客户只是用眼光看,不然,就算是他,她也不会原谅。

          “惜言,很久没喝到你煮的咖啡了。”暮天霖感叹的说道,却还是没有看她。

          言下之意,是让她再煮一次咖啡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此刻他特别怀念她煮出的咖啡。虽然qq尽得她的真传,但是却总煮不出他要的味道。其实不然,他也不明白。那不是咖啡的味道有差,而是他的心境不一样了。

          “既然暮总想喝咖啡,我就去让秘书给您煮上一杯。要是没有其它的事,我就先出去了。”还是与先前一样必恭必敬,没有任何变化。她微微额首,腰却挺的笔直。她会为他低下头,却不会弯腰。她的腰不会为任何人而弯。

          如果她能预知未来,她今天就不会有这样的心境了。

          左一句“暮总”,右一句“暮总”。他听着特别刺耳。在她转身的那一刻,他愤怒的把那份合约重重的一摔,发出“啪”的一声。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在气什么?只是心里堵得慌。

          惜言清淅的听到了那个声音,却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离去的脚步。

          她不能再回头,不能再给自己任何机会。她在心里告诫着自己。

          从她走到迟重扬身边的那刻起,他就不会再喝到她亲手煮的咖啡。她也会忘记自己有这么一手出色的技艺。让她来帮他戒掉这个习惯吧!也戒掉自己独爱苦咖啡的习惯。

          他和她,已开始渐行渐远。这不就是她最希望的吗?

          从今以后,她就只是他的养女。她也会如愿的远离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