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撸三级影院

        • 第47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不知在说些个什么了,弘昼却是伴随着自己的小腹撞击着凤姐的臀肉发出啪啪啪之声,每次撞击,都要把凤姐的股肉撞得泛起一阵波浪。

          再几十下,弘昼才觉着精关难守欲破,就将****整个从凤姐的肛门中拔了出来,又一把,大力得将凤姐已经完全软绵绵的身子,整个得翻了过来,他今日**污玩弄凤姐实已半日,至此时,今日才初见凤姐的**和**的****,更是欣喜得意,一声怪叫,挤得几下,马眼处又喷射出精液来,一滴不漏全都满满射在了凤姐的肚皮上,顿时将凤姐紧实平坦的小腹上喷满了浓浆玉液,连那小腹处圆鼓鼓的肚脐眼里也顿时被浇灌一满。

          弘昼连泄两次,也是有些支持不住,就身扑倒在床上,凤姐被反过来此时是仰卧着,弘昼俯身在床此时是俯卧着,两人就**着躺在一处,弘昼此时正自虚脱,也任由自己的**处尚是精液黏连,更是顾不得凤姐的小腹处滚淌着自己那乳白色的精液,才闭目喘息了片刻,慢慢缓过劲来。缓缓睁眼一眼,却见身边的凤姐,双目紧闭,脸腮上已经全是泪痕,脸色苍白再无血色,气若游丝,想来适才被自己初破菊门,忍痛着实吃不消,流泪哭泣,而此时已经有些昏迷的意思了。

          弘昼低头再看,凤姐那一对****,此时逗巧巧得展露在空气中,白嫩无暇高耸挺立,随着凤姐的喘息缓缓起伏,那一对**经历了适才的狂风暴雨,倒显得一番深红之色,一圈乳晕也扩得肥美,只是嫩艳之色,衬托着****白皙,似有静脉一根蜿蜒,这乳儿一副竟然是羞涩娇艳之态,似乎浑然不知主人适才被奸辱得彻头彻尾。再展眼望下去,平坦紧实的小腹上还挂着自己适才射出的精浆,亦有一些已经挂上了护着凤姐桃源处的****上,这却又是一副凄凉残落、却又唯美魅惑之态。这上身之乳,下身之阴,适才之臀,究竟仿佛一人,又仿佛非一人之所有。

          弘昼见凤姐如此惨兮兮的摸样儿,又想着自己适才在她的菊门里肆虐,不由又怜又爱,手儿伸过去在凤姐的**上逗弄爱抚,这次却不再激烈,只是轻揉慢捏。凤姐胸前受力,就又缓缓睁开眼来,想要说什么,第一次张口却竟然有气无力,难以出声,再努力一鼓劲,才开口轻声道:“主子……”弘昼也只管捏弄凤姐的**,见那**在自己自己的摸弄下又竖立起来,笑着道:“痛不?”凤姐知道弘昼是问自己的菊门,羞得脸都抬不起来,只是弘昼问话,便是调笑也不可不答,只得答道:“……主子这话问得叫人难答……凤儿……那里是第一次……这哪里还有个不痛的……只是……凤儿今日病体无力,是没得好好伺候……也不敢问主子是否尽兴……怕主子又不满意,哪里还敢说这些自己痛不痛的话头来……”弘昼笑道:“你这小妖精,问都问了,还说不敢问我是否尽兴……想来是今日没有喂你下面,莫非要再逗诱本王龙马精神?本王是已经足兴了……你却开口求求我……本王说不定让你如意,再好好插插你下面……”凤姐身子一颤,她一向机敏聪慧,怎么不明白弘昼其实还不放过自己,是在歇歇身子时要自己主动求欢,她虽然觉得今日********,已经是辱到极点,但是一则弘昼有意,自己岂有不奉承之意,二则今日被辱成这样,却到底也没奸自己的下身,**处饥渴泛滥,也实在难耐,便努力略略侧过身子,将自己的美乳妙穴正面着弘昼,供弘昼视奸赏玩一番,一边口里顺着弘昼的意思哀求道:“是……凤儿是小妖精,病着都不安分……嘴里,连后面都让主子奸了还不知足,求主子……求主子疼着凤儿……只管插插凤儿的这里……”说着,奓着胆子,伸出纤纤玉手,牵引着弘昼的手,从自己那肚腹上已经沾满了精液的软软的美肉抚摸起,慢慢向下,直至自己的三角地带,顺着自己阴毛的纹路,慢慢抚弄,直至自己的大**,她也不敢十分强求,只是牵着弘昼的手慢慢上下抚动,弘昼却笑着也将手指伸出,感受凤姐**处的褶皱,一摸之下不由笑起来,原来凤姐那地界已经满是泥泞,连那地界里的皮肉都一张一吸的,**内壁更是烫不留手。

          那厢,凤姐继续半真半假哀求:“求主子怜爱,主子……凤儿病着……主子就可怜可怜凤儿,插了凤儿吧,奸了凤儿吧……凤儿这里要……求主子了……求主子了……不要再逗弄凤儿了,凤儿实在忍耐不住了……想要……呜呜……主子……来吧……”弘昼哈哈大笑,就手儿顺着**内外的皮肉,摸弄**玩了凤姐的****一炷香的功夫,自己那龙阳下体又第三次坚硬起来,就翻身上去,这次是正面将凤姐摆平,整个身子直挺挺压在凤姐身上,见凤姐那一对美乳娇滴滴迎接自己在暖风之中,便凑上口去,只管吸吮品尝凤姐一对香乳,下面的玉根在凤姐的私处一片湿润沼泽处滑动了几下,本来是以为凤姐如此**湿,当是方便插入,哪知凤姐下体太湿润,居然阴毛皮肉这种处都沾满了淫液,几下都滑开了,一笑就下去用手,将凤姐的大**处略略翻开,露出里面已经吞吐张吸,冒着丝丝粘粘的汁液的羞处,一拱,凤姐一声荡吟,弘昼才将整个****尽没,慢慢送到深处,听凤姐口中已经是呜咽哀鸣,才又用力**起来,一边**,一边口中也是言语:“凤儿……就是这身好皮肉……那么紧……前面都紧得跟后面似的……每次奸你都是那么快活……啊……真是快活……这人世间,怎么有你这样的尤物妖精……本王真是怎么奸来……都奸不厌的……”凤姐也是被弘昼插得浑身乱战,她虽然病痛难耐,但是适才被弘昼奸污了半日,都未曾插入**,此时****子宫终于被弘昼填满,一时竟然觉得浑身满意舒坦,连病痛都几乎要忘却了,口中迎合着弘昼:“是……凤儿好皮肉……凤儿好身子……凤儿的好身子好皮肉……还不是都要献给主子的,主子只管奸吧……呜呜……主子太深了……呜呜……主子就这样糟蹋我吧……我生就让主子糟蹋的身子……呜呜……插死了……呜呜……美死了……呜呜……我……我……太深了……我要去了……真的要去了……”弘昼受其言语刺激,只管努力啪啪撞击着凤姐的皮肉,一边道:“插死你……小妖精……病了……还不安分……这般风**,说……说……你是什么人?”凤姐此时眼泪已经布满了脸庞,也不知是终于被插了**,耻辱抑或满意,亦不知是病中遭此连番奸污,是疼痛抑或刺激,秀美俏丽之脸孔已是扭曲,一对凤目紧闭,两条俏眉陡立,似乎连气力都恢复了些,张口直道:“是!啊!

          太深了!呜呜……是!凤儿是小妖精,凤儿是主子的性奴,凤儿是主子的奴婢,凤儿是主子的丫鬟,凤儿是随便主子怎么奸的****……啊……不行了……要飞了……凤儿是让主子插的玩具……呜呜……丢了……丢了……呜呜……凤儿不成了……”凤儿适才被奸的厉害,此时**遭如此猛插,又是几十下后就难以忍耐泄了身子,子宫深处,一股浓烈的淫液就澎湃出来,人一泄身,顿时适才无踪无影的病痛体酸却又一股脑儿汹涌上来,人顿时软了,几乎要失神就此昏死过去。

          那弘昼却是适才连泄两次,此时不容易泄了精关,又美滋滋继续插着,享用着**上传来的无边快感,一边仍然是撕咬舔弄着凤姐已经几乎涨成紫红色的**,抬头见凤姐嘴角边已经几乎吐出白沫来,倒也怕真的奸出个好歹来,何况今日已经连着奸玩凤姐的小嘴,后庭,**,也实在享用这一身美肉道了极致,就努力一挺送,又一声怒吼,插到凤姐子宫深处,第三次射出精液来。

          两人几乎齐登极乐,又一起瘫软在绣床上……凤姐到底是病中,弘昼又是连射三次,凡半晌,竟然两人都只是喘息,一丝声响亦不闻;又半晌,凤姐才几乎从昏死中悠悠醒转,柔声道:“主子……主子……可尽兴了……要不,让平儿进来替主子清理可好?”弘昼噗嗤一笑,想来今日凤姐确实病重,神智略略有些不清,被自己翻来复起滚着身子前后左右奸了这半日,竟然未察觉……伸手一指,凤姐挣扎着顺着弘昼的手看去,她虽然风流,到底也羞愧知耻,顿时也几乎要羞的死去,原来那床榻下,平儿奉命,只是跪在这里看着二人**,可怜着小丫头,既不敢不看,又不敢细看,观了这半日淫戏,既怕弘昼顺势来奸自己,又担忧凤姐病体,即心下也是被撩拨得春意盎然,又是紧张的手脚冰凉,到此时,已经是如痴如醉半瘫半痪了。

          弘昼本来也一会子没机会享用这平儿,只是今日连用凤姐三次,到底有些神疲意懒,便道:“平儿……你主子命你来清理……你就去打水来清理吧……”平儿其实瞧了半日,已经羞耻耳热心跳得几乎要晕厥过去,此时听差事,倒如蒙大赦,忙应了个是,低着头退步出去,边道:“那奴儿去打水烫毛巾来……请主子妃子少候……”凤姐见平儿退了出去,也不知怎么的,此时欲潮褪去,越发羞耻,胡乱在床榻上寻个被角,就盖在自己身上,遮了身子羞处……

          弘昼也半靠在床榻上,美美得平着气,轻轻爱抚着凤姐的脸蛋儿,口中终于拾起适才就想出口的安慰之语道:“却难为你了……病了还要让本王奸玩……觉得如何?身子可还不舒服?”凤姐忙抬头,由得一头青丝缠乱鬓角,口中道:“这是凤儿做性奴的本分……主子别挂在心上了……您老这么着……凤儿倒是更加不安了“弘昼一笑道:“你这般懂事却好……你做本王的性奴尽兴……本王自然也不想真的伤了你……”凤姐见弘昼如此温柔亲切,一时倒有些忘形,凤目流离,又显出几分泼辣本色,笑道:“主子今日奸得可舒服了……连……连凤儿的后面都让主子开了苞了……凤儿其实常常也惆怅着呢,不是冰清玉洁献给主子的****……今日也算能让主子破了凤儿的一处处女……是格外欢喜高兴……”弘昼也是忘形一笑,道:“难为你今日费心安排,本王自然也要尽情享用……”一语出口,却知失言,有些不忍,却也难以还转,倒不由得语结,不知接句什么才好。

          转眼看着身下,凤姐已经脸色苍白,惊惶得瞧着自己,必然是被自己那句“难为你今日费心安排“震慑了,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这真是:

          玉绵深香有初音

          新娇浅吐若甘霖

          快意逞欢春帐暖

          人间美事一宵尽

          第27回:知心知情弘昼知味理内理外平儿理事

          却说弘昼一语出口,论其本意,也不过是适才意满心足之后随口舒心倦怠之语,点破凤姐心机;维他话音出口,却也不由有些许之暗暗悔意。奈何那凤姐却难免惊惧不已,微抬一对俏魅丹凤眼儿,躲闪着偷偷瞧着弘昼之神色,心下如同揣了个兔子,就更觉着弘昼之神色竟更似阴晴不定一番,心下越是揣揣不安起来。

          只是弘昼这头却没了下文,也不言凤姐究竟今日机心安排何事,倒不知自己是否该回话,又该回个什么话才算是妥帖循礼。那弘昼虽然也不甚放心上,但是到底,既是自己之金口玉言,总不好转回的,却也难免有几分怜香惜玉之心,也不知该接口说两句什么。两人竟然枯坐了片刻,尴尬默然无语。倒是这片刻默静无声,较之适才之激烈**之枕席羞辱,竟更是让凤姐万分难熬。

          还是凤姐觉着这么默然着不恭,总要答个什么;心下计较一番,才要启口答个“凤儿惶恐……”,将将轻启已经略略干涩之双唇,话未出口,却听屋门外声响,平儿已经是带了喜儿、小红两个丫鬟,抬了两个精巧的缀云锦青瓷脸盆,盆边沿搭了两条细绒棉线的白净捧巾进了来,弘昼看了倒一笑,冲平儿点点头,他这一笑,凤姐心下也是半身松了,也便迎合着微笑。见平儿绞了毛巾要过来替二人擦洗,凤姐忙冲平儿道:“让我来……”

          伸手要接过捧巾来,替弘昼擦拭清洗。

          弘昼却也嫌适才静默尴尬,就找些话头来说个话儿,安抚凤姐才好,就道:“你病了,身子乏……适才又侍奉了……让平儿来吧……”

          转头冲那边个小红道:“你去替你们妃子打理……”

          凤姐不由脸蛋儿又是一阵晕红,此时两人论起来都还裸着身子一副**初收的模样儿,自己那白皙娇嫩的身子上更是精痕红迹,丫鬟们看着怎的不羞耻,只是又思索这弘昼话里虽然是安慰自己,却仍然带着几分轻佻挑逗,偷眼从余光缠绵看去,弘昼下身那黑黝黝的话儿此时还吊在那厢,又安知不是想让平儿来摸拭一番取乐,想起自己房里的几个美貌丫鬟,小红已经被弘昼奸玩过,这平儿是自己的头号心腹丫鬟,论起品格样貌,稍微平头整脸的主子姑娘都还及不上,更有那一分知冷着暖的体贴,虽然适才弘昼将自己已经是奸辱得没个体面模样,他自己必然也是难免神疲,只是男人家哪有个知足的,又安知不是没个足兴头,这会又要奸污平儿,自己此时身份也不好说好也不好说不好,便只得点点头。

          那小红也就罢了,平儿更是个平日细心的,此时也觉着几分不妥,只是既然弘昼凤姐有命,自然只能按规矩安心伺候,此时低了头拧了眉也不敢多作言语,更不敢抬头看二人神色,只是细声细音且答个“是”字,便颤巍巍上前,双膝跪在床头,就手展开捧巾,去擦拭弘昼的下身,她虽然不曾伺候过弘昼,其实是通房丫鬟,却用身子服侍过贾琏,咬牙忍耻且看着弘昼那话儿,也知道就里深浅,自上而下,用捧巾上去,便细细擦拭弘昼的阳物,就着那包皮纹理,柔嫩小手略略捏捏顺顺,既要让弘昼享受自己指掌间的舒适,也不敢真得再着意挑起弘昼之欲念来怕失了分寸。在根部这里用得是十指之灵动,到了****处,就改了掌心之柔贴,再到阴囊处,又改了细细的指尖轻拭到似挠痒一般。那边的小红,自用另一条捧

          ↑返回顶部↑

          目录